法院驳回鑫腾华请求 “价值19亿”的中超控股控制权之争将收尾?

法院驳回鑫腾华请求“价值19亿”的中超控股控制权之争将收尾?

各位记者:王凡唐晖

7月25日晚,中国超级控股(SZ)发布重大诉讼通知,法院驳回深圳新腾华资产管理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新天华)要求10月取消中国超级控股17,2018。0x9A8B]诉讼请求。

《2018年第四次临时股东大会决议》记者注意到,诉讼背后是中控控股的控制权争议。

2017年10月,中国超级集团宣布,将通过转让协议,以19.08亿元人民币将中超控股29%的股权转让给新腾华。辛腾华成为上市公司的新控股股东。

但是,鑫腾华未能按照协议约定的时间全额支付转让价格和投资金额,并且在中国超级集团催促之后尚未支付。

2018年10月17日,超级联赛集团“反叛”,并于2018年召开中国超级控股第四次临时股东大会作为召集人。在会议中。股东审议通过决议,撤销中国超级控股董事会主席黄金光,黄润明董事,董事会秘书黄润珍。被撤职的人员都是驻在中国超级控股的新腾华的高管。

控制权纠纷最终演变为双方向法院上诉的情况。

首先,超级联盟集团向上海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,要求终止与鑫腾华的9%股权转让合同,支付相当于首次交付20%股权的股权转让款项余额,并予以赔偿。对于违约赔偿金。

其次,辛腾华对上述股东大会决议表示不满,并在江苏省无锡市中级人民法院起诉中超控股,要求撤销该决议案。

上述仲裁已于7月19日作出决定:双方签署的股权转让协议解除,剩余未交付的股份不再交付;鑫腾华将交付的2.54亿股股份交给中超集团及其实际控制人杨飞。赎回并支付违约金2亿元。

上述诉讼的结果现在已经变得清晰。

中国超级控股有限公司于7月25日晚宣布,江苏省无锡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判决:中潮控股于2018年10月17日作出的判决《每日经济新闻》不是可撤销的决议,而辛天华于2018年10月16日,有人裁定行使股东权利是被禁止的。它还应包括股东要求取消公司决议的权利。法院不支持其主张,并拒绝了辛天华的主张。

这意味着,如果此时鑫腾华不再上诉,中超控股的股权纠纷案将正式结案。

23: 21

来源:每日经济新闻

法院驳回了辛腾华要求中国超级控股“19亿美元”控制权的请求。

各位记者:王凡唐晖

7月25日晚,中国超级控股(SZ)发布重大诉讼通知,法院驳回深圳市新腾华资产管理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新天华)要求10月取消中国超级控股17,2018。0x9A8B]诉讼请求。

《2018年第四次临时股东大会决议》记者注意到,在诉讼背后,是对中超控股的控制权争议。

2017年10月,中国超级集团宣布,将通过转让协议,以19.08亿元人民币将中超控股29%的股权转让给新腾华。辛腾华成为上市公司的新控股股东。

但是,鑫腾华未能按照协议约定的时间全额支付转让价格和投资金额,并且在中国超级集团催促之后尚未支付。

2018年10月17日,超级联赛集团“反叛”,并于2018年召开中国超级控股第四次临时股东大会作为召集人。在会上,股东审议通过了中超联席董事长黄金光,当时的董事黄润明和当时的秘书黄润珍的决议。被撤职的人员都是驻在中国超级控股的新腾华的高管。

控制权纠纷最终演变为双方向法院上诉的情况。

首先,超级联盟集团向上海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,要求终止与鑫腾华的9%股权转让合同,支付相当于首次交付20%股权的股权转让款项余额,并予以赔偿。对于违约赔偿金。

其次,辛腾华对上述股东大会决议表示不满,并在江苏省无锡市中级人民法院起诉中超控股,要求撤销该决议案。

上述仲裁已于7月19日作出决定:双方签署的股权转让协议解除,剩余未交付的股份不再交付;鑫腾华将交付的2.54亿股股份交给中超集团及其实际控制人杨飞。赎回并支付违约金2亿元。

上述诉讼的结果现在已经变得清晰。

中国超级控股有限公司于7月25日晚宣布,江苏省无锡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判决:中潮控股于2018年10月17日作出的判决《2018年第四次临时股东大会决议》不是可撤销的决议,而辛天华于2018年10月16日,有人裁定行使股东权利是被禁止的。它还应包括股东要求取消公司决议的权利。法院不支持其主张,并拒绝了辛天华的主张。

这意味着,如果此时鑫腾华不再上诉,中超控股的股权纠纷案将正式结案。

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。

读()

投诉